远程办公两周后,你还需要办公室吗?_IT新闻_博客园

  【摘要】如果说工业革命将人们赶到办公室,那数字革命就是又将他们赶回家去。   在 Remote: Office Not Required 这本书上,作者 Jason Fried 显得有些幸灾乐祸:「献给所有正堵在路上的朋友们。」他同时是远程协作软件 Basecamp 的创始人。   隔间形态办公室的设计者 Robert Propst 在他人生暮年,还在为自己 1968 年设计出来的格子间道歉。「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那么聪明,追求进步,很多粗鲁的经营者只是弄一些又小又窄的格子间,然后把人往里面塞。都是些像老鼠窝一样简陋的地方。」   一面是人们正在遭受这两种身心上的不自由,一面是互联网公司纷纷效仿 Google 将办公室改造成开放式,共享办公热风吹来,以及远程办公在疫情之下潮起。那么,传统形态的办公室是否最终将会消失?   在隔间被设计出来之前,在工业革命催生出生产效率更高的工厂之前,农民和商人往往都是在家工作。他们生活和工作区域的划分相对模糊。后来,由于对高效的渴求,人们将生活和工作区域分离开来,创造了办公室。但随着互联网、移动终端和沟通工具的进化和普及,人们似乎又被赶回了家。在这个意义上,远程办公完成了一轮复兴。   走出家门,去办公室   工业革命之前,随着第一批家庭办公室的涌现,为了管理国家事务,人们需要建立一个集中场所。第一批行政大楼出现了。乌非兹美术馆(The Uffizi Gallery)便是其中的代表,由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于 1581 年建成。因为在 18 世纪之前曾被当作政务厅,乌非兹美术馆被认为是办公室的前身。这座最古老的办公室,迄今已有近 500 年的历史。 乌非兹美术馆|维基百科   1760-1840 年间,第一次工业革命推动劳动力从「小作坊」走向生产更集中的「大工厂」,人们跨过家门,外出工作。到了 19 世纪早期,电话、电报、打字机和公共电力诞生、革新,让美国现代办公室发生了第一次变革。   二战之后,或许是对纳粹集权心生反抗,以及对监视的反感,欧洲开始流行一种更加随性的办公布局。人们不再规整地坐成一排排,可以走动、闲聊,仅用屏风和绿植来分隔私人空间。这种被称作「办公室景观」(Bürolandschaft)的设计蔚然成风。 隔间|Welt   1968 年,设计师 Robert Propst 在「办公室景观」的基础上进行改良,设计出了小隔间。那是一套组装办公桌以及能从桌面上展开的隔断。「Propst 本想要给办公室带来民主的气息,却开创了一套办公室格局和一项价值上十亿美元的产业,并且让奴役有了更具体的形态。」《纽约时报》作者 Pagan Kennedy 写道。   「90 年代,随着互联网泡沫带来的狂热幻想,各种乌托邦式办公空间更是源源不断出现:仿若微型城市一般的办公场所,有着保龄球场地的办公场所,堪比大学校园的办公园区,犹如布置过的家庭车库或娱乐室的小而舒适的办公室。」Nikil Saval 在他的《隔间:办公室进化史》中作了描述。推崇开放式办公的 Google 就是其中的典型。另外,它还撤下了办公桌上的隔断,以期员工可以减少隔阂,增强沟通。这些公司似乎都在承接 Propst 的意愿,让办公室变得更加民主、开放。   与此同时,Google 也允许部分员工,或让人们在特定情况下远程办公。这家公司打造的一套基于云的办公套件,正在为全世界提供服务。去年,Google […]

旅游业如何挺过“寒冬” 积极组织“线上自救”–IT–人民网

原标题:旅游业如何挺过“寒冬”?   旅游业如何挺过“寒冬”?   诗与远方   一场突发疫情,让满怀期待迎接春节旺季的旅游行业瞬间“冰封”。   当下,抗击疫情进入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所有人都同时在两条战线作战,一条战线是防控疫情,尽最大努力地保护民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一条战线是复工复产,尽可能恢复正常的经济和社会活动。   相较而言,旅游领域有其特殊性,更依赖于人的流动,一定程度上与疫情防控理念是相背离的。因此,不少人认为,在其他产业复工复产的时候,旅游业只能望洋兴叹,坐等春暖花开。   但其实,疫情终究会过去,人们对旅游的需求不会消失,甚至有可能在疫情后会更多释放出来。因此,如果利用这一时间,积蓄能量,有效支撑未来的恢复和发展就尤为重要。   不过,缓不济急,很多经营者目前很难熬,收入消失,房租、工资等刚性支出不减,现金流正在枯竭,甚至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口。因此,让更多旅游企业挺过寒冬,首先需要各方面对旅游业有更多的关爱支持,雪中送炭。在税费减免缓交、支持程序简化、资金和信贷支持和人员培训等方面有更大的力度和更多样的方式,帮助旅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熬过去。   当然,旅游企业更应该有自己的自救和创新举措,千万不能等。熬当然是必须的,如何立足自身,努力挖潜的同时争取各方支持,保持现金流不断,人员不散,是旅游企业的基本功。与此同时,旅游企业管理者还要脑子动起来,尽快从疫情的疲倦中调整好状态、稳定心神,从寒冬中闯出一条路来。   我们看到,一些景区和旅游企业,已经调转了方向,在积极组织“线上自救”。诸如故宫、颐和园等推出了“云游”服务,通过手机就可以逛景点、参观特展。   另外,虽然现在人员流动受控,但面向未来的旅游交易活动不会影响防疫,完全可以动起来。开发出旅游业的早鸟计划,或者推出预订服务,就是一个可以考虑的战略举措。在相关部门规范指导下,推出有较大优惠的疫后旅游产品,配以保险等提升市场信心的举措,将人们未来的旅游活动转化为当下实实在在的旅游收入。   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观念去魅的过程,不能困于限制,而是要突破限制。办法总比问题多,不能片面夸大旅游业特殊性的限制,而是要千方百计地渡过难关。旅游业的复工复产形式有很多,除了产品预售,还可以做产品促销推广。比如有目的地推出疫情后对医务人员免门票的举措,不仅仅是感恩奉献,同样也是重要的品牌树立和市场营销工作,值得推广和借鉴。与此类似的,旅游产品的云推广也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疫情后,对于健康旅游产品的需求应该会有大的提升,那么健康产品的创新开发工作,生产创意、资源寻找和匹配以及流程优化,现在就必须有所准备。   □杨劲松(中国旅游研究院) (责编:赵爽、毕磊) Original content at: http://it.people.com.cn/ Authors:

Создатель Gran Turismo хотел бы поднять кадровую частоту в своих играх до 120 или 240 fps

На минувших выходных в австралийском Сиднее прошёл первый этап GT World Tour — официального турнира по Gran Turismo Sport. Как передаёт GT Planet, на мероприятии генеральный директор Polyphony Digital и продюсер Gran TurismoКадзунори Ямаути (Kazunori Yamauchi) пообщался с местными СМИ. В частности, речь зашла о возможностях консолей нового поколения. Среди особенностей PlayStation 5 заявлена поддержка […]

Forschungsergebnis – Mammuts offenbar durch Inzucht ausgestorben

Die letzte Mammut-Population könnte aufgrund von Inzucht ausgestorben sein. Dies vermutet ein Forschungsteam aus den USA. Während auf dem Festland die Mammuts schon längst verschwunden gewesen seien, habe noch 6.000 Jahre lang eine Population auf der Wrangelinsel im Arktischen Ozean existiert, vor der Nordküste Russlands. Das Forschungsteam hat nun das Erbgut von einem Wrangelinsel-Mammut mi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