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玩家发钱,大火的网赚游戏“越亏越赚”啥套路?_IT新闻_博客园

  【GameLook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 报道/买量成本上升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形势逼迫下,网赚类游戏在 2019 年末突然红了,代表案例是业内如今几乎人人皆知的《阳光养猪场》,据称日活早已突破千万。在各大三方机构统计的下载榜、买量榜上,《阳光养猪场》也位列前茅。   按照人红是非多定律,市场不可能只有一款《阳光养猪场》,更真实的故事是,《阳光养猪场》也不是最早的网赚游戏。   在 2 月 27 日的 App Store 免费总榜上,排名第 21 的是一款叫做《旅行世界》的产品,上线时间是 2019 年 10 月 24 日;与之相对霸榜游戏免费榜近 2 个月的《阳光养猪场》,总榜排名 49,上线时间为 2019 年 10 月 29 日。   上线时间早于、总榜排名高于《阳光养猪场》的《旅行世界》,由于分类定为生活类应用,因此一直在游戏行业前隐形。网赚类游戏的江湖,其实一直存在。   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   和上线时间相近一样,《旅行世界》和《阳光养猪场》的玩法拥有高度的默契,均是合成放置玩法的网赚类游戏标准的一套:玩家只要玩合成游戏不断拖动点击,就能赚钱。只不过一个养的是猪,蹭了一波猪肉的热度;一个养的是狗,打的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旗号。   初进入游戏后不久,《旅行世界》就会“豪气”地给玩家发一个红包,红包大小在1~2 元,允许玩家提现。《旅行世界》设置的额度非常精髓,第一档只有 0.3 元,第二档却飞涨到 20 元,最高则是 1000 元。不必想,玩家初次尝试提现,由于红包限制,只能选择 0.3 元。   这 0.3 元到账速度也特别快,实测发现,实名认证后(不要问为什么),半小时内 3 毛钱就能打到微信或支付宝上,并还能给发邀请码、二维码的玩家分账初步建立起了玩家对于产品的信任。相当于厂商花 0.3 元买了一个用户,很是划算。《旅行世界》有“拉人头”的设计,直邀好友和扩散好友获得收益,会按比例增加到玩家账上。也就使得,只需投入小笔资金买量后,《旅行世界》用户规模会不断裂变,而且受到现金回报的刺激,其留存、活跃和传播效率,均远超一般游戏玩家。   商业不是做慈善,钱都给了玩家,《旅行世界》怎么赚钱,确保产品维系呢?虽然介绍花里胡哨,不过《旅行世界》商业模式其实非常简单,同样是利用广告变现。   不讨论后期提现难度的情况下,玩家在《旅行世界》中获得账面资金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合成最高 38 […]

蛋壳公寓陷泥淖:两头吃遭维权、租金贷违规、直面现金流大考_IT新闻_博客园

  刚刚登陆纽交所的蛋壳公寓,近日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舆论漩涡。   先是多地蛋壳公寓房东称,受疫情影响被蛋壳要求免租 1 个月,与此同时,租客却不能减免租金。同时,众多蛋壳公寓的租户反映蛋壳以疫情为由强制要求租客退租,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南京、武汉、杭州等多地在内的租客都收到了蛋壳的退租通知。   2 月 18 日,深圳市委政法委向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深圳银保监局等部门下发了《关于开展相关排查工作的通知》,认为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现象,且该行为存在较大的涉稳风险,要求上述两部门开展排查工作,全面了解蛋壳公寓及其他房屋租赁公司“租金贷”涉及的金融机构名称和数量等情况。   尽管蛋壳公寓在负面被曝后出台了一系列安抚房东与租客的政策,但仍然有不少租客与房东在维权。而在更早一些的时候,就有蛋壳员工表示蛋壳拖欠工资,不发奖金,变相裁员 80%。   毫无疑问,疫情的突然爆发揭掉了蛋壳公寓的底裤,其严重依赖租金贷的盈利模式也遭受了巨大的挑战。而被裹挟其中的房东与租客,无疑都成了这一切的牺牲品。   显然,一两家长租公寓的上市并没有改变行业现状,长租公寓市场依旧混乱不堪。   蛋壳公寓的“小聪明”   张磊(化名)在北京租住的一套蛋壳公寓,但眼看要到复工的日子了,张磊却有家不能回。   “直到 2 月 14 日也没有人通知我到底能不能回公寓”。无奈之下,张磊主动打电话询问客服,被告知“等等”。   “客服与管家就在踢皮球,一个简单的问题需要打快半小时才能反馈上去”,到了 2 月 19 日,张磊还是没能等到任何确切的答复。他的租金交到了今年 3 月份,如今看来,2 月的租金是白交了。   而更让张磊无法接受的是,明明 1 月份和 2 月份均没有任何房屋打扫和管理,他仍然要缴纳管理费保洁费。   据钛媒体了解,张磊的遭遇并非个例。   目前,已经有大批蛋壳公寓的房东和租客们自发维权。在微博上搜索“蛋壳公寓”等关键词,可以见到有不少网友对蛋壳公寓表达不满,并向消协、黑猫投诉等相关维权机构投诉。   能够看出,疫情期间蛋壳公寓与房东、租客间的纠纷可谓五花八门。   有租客反映蛋壳公寓存在“两头吃”的行为:一边要求住户正常交租,一边要求房东免租一个月。有的房东因为未收到蛋壳公寓的房租,或是要求退租,或是对租客停水停电。还有网友称蛋壳以疫情为由强制要求租客退租,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南京、武汉、杭州等多地在内的租客都收到了蛋壳的退租通知。    与此同时,有些地区的蛋壳公寓,还以法定不可抗力因素为由与房东终止合同。 法务函中的主体爱上租已于 2019 年被蛋壳公寓收购来源:微博   而根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的相关报道,此次蛋壳公寓选择业主的解约对象是有区别的。报道中提到,蛋壳公寓会倾向于与空置率较高、维护费用较贵的房源。   面对接连不断的投诉与维权事件,蛋壳直到近期在陆续出台应对措施。 针对“两头吃”的问题,蛋壳上周(2 月 13 日)已经做出回应,表示将加码优惠政策,续租租客的首月租金立减 50%。另外,在优惠活动基础上,租客将额外享受专属疫情补贴。武汉地区,住满 1 个月后将返还 100% 月租金;非武汉地区,住满 1 个月后返还 […]

“远程办公”为什么在中国这么难_IT新闻_博客园

  文/Lynn Yang   来源:硅发布(ID:guifabucom)   这篇文章主要解决一个问题:究竟为什么“远程办公”在中国这么难。   这个问题,其实也可以这样来理解:   实际上,自 1980 年开始发展,美国的远程办公非常成熟。全球前十大远程办公国家中,美国可以排名第一,毫无悬念。我举两个例子:   Salesforce 要求员工每周四都必须在家办公,以减少没必要的会议;而大名鼎鼎的 WordPress 母公司 Automattic,则没有固定办公室,全员远程办公,甚至连面试新员工,都是远程进行的。   那么,究竟是什么在推动着美国的“远程办公”呢?   或者说:是什么在推动着一个国家的“远程办公”进程呢?   这是我认为在讨论“远程办公”话题时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其实,也解释了为什么目前远程办公在中国这么难。   (一)   先上一组数据。   它来自 2019 年 10 月的《区域经济学家》,由美国区域经济学家查尔斯.加斯康等使用美国人口普查局和美国社区调查数据完成:   2017 年,美国有 340 万劳动力主要在家办公,占到了美国全职劳动力的3%。   这组数据只统计全职员工,不涉及兼职人士,也不涉及像自由职业者这样的自雇人员。   甚至,也不涉及那些在“非住宅环境”(如咖啡馆和联合办公空间)完成工作的全职员工。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偏保守的数据。但优点是:数据的内涵非常清晰。   (二)   那么,究竟是什么在“推动”着美国远程办公的发展呢?   根据查尔斯的研究:有意思的是,美国远程办公的增长情况,其实不是线性发展的。   在 2005 年前,美国在家办公的全职员工比例增长缓慢;然后,在 2005 年左右,增长突然加速了。   报告的下方,还有这么一条注释。   它说:   “2005 年开始,我们的抽样频率从每十年更改为每一年。因此,增长率可能在 2005 年前就已经开始加速,但它一定是在 2000 年后开始加速的。”   这条注释,让我浮想联翩。   因为我到美国生活的第一年,正好赶上猪流感疫情(H1N1 流感)大爆发。情况一直持续到了 2010 年的 8 月,才结束。   而 2010 […]

纳迪姆促进启动支持“免费校园”计划的项目

雅加达,KOMPAS.com-人力资源能力( SDM)被认为是加强生态系统的基础 数字化 在印度尼西亚。实际上,数字人才危机据说是技术行业的主要问题 创业公司。 教育文化部长 纳迪姆·马卡里姆(Nadiem Makarim) 甚至要求开发人员和创业公司利用“ 独立学院“通过从家具公司获得校园数字人才。 另请阅读: 纳迪姆·马卡里姆(Nadiem Makarim) 纳迪姆在活动中说:“开发人员和初创公司面临的问题必须很难找到,良好的计算逻辑,良好的问题解决能力才能直接进行。” 数字化 2020年雅加达经济峰会(27/2/2020)。 Nadiem补充说:“因此,如果您的公司拥有一支优秀的技术团队,请立即将其提交给我。”如果得到Kemendikbud的批准,可以向各个学院宣布此类实习机会。 独立校园是Kemendikbud今年早些时候宣布的言论自由计划的一部分。学生有机会实习3个学期,参加其他学习计划并在校外寻求经验。 另请阅读: Nadiem Makarim的兄弟没有社交媒体帐户 除了提供实习外,Nadiem还邀请开发人员和初创公司在其母校进行教学。纳迪姆说:“这是一场社区运动,所以让我们开始教学,回到大学开始教学,让我们帮助下一代。” 我也邀请像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 微软公司 参加。 Nadiem总结道:“不要错过这个(独立校园)的机会,只要有六个月的计划,例如AI专用,云计算专用和DevOps训练营专用的程序。”[嵌入内容] 原始内容位于:https://tekno.kompas.com/ 作者:

Fujifilm X-T4视频功能摄影师和Vlogger

雅加达,KOMPAS.com 富士胶卷 介绍 X-T4 作为 摄影机 无镜 这是2020年的最新产品。除了可拍照外,由于其一些特色功能,据说该相机还适合摄影师使用。 富士胶片印度尼西亚产品专家影像部Aviccena N. Adhitama演示了10位彩色:4:2:2(HDMI输出),1080p分辨率,240 FPS,4K 60 FPS,400 Mbps比特率的慢动作视频录制。 另请阅读: 富士X-T4无反光镜相机在印度尼西亚上市 “对于屏幕摄影师来说,这对摄影师和视频记录者都非常有用,因为屏幕可以旋转以用于自拍照,” Aviccena在周四(2020年2月27日)在雅加达发布的Fujifilm X-T4上说。 旋转屏幕是X-T4上的3英寸LCD触摸屏,现在使用铰接式(可变角度)铰链,因此可以向侧面打开并向包括正面在内的所有方向旋转。 此外,富士胶片还在X-T4上推出了一种名为Eterna Bleach Bypass的新胶片模拟技术,该技术声称可以产生具有低色彩饱和度和高对比度的艺术镜头。 与光学图像稳定器(OIS)镜头搭配使用时,有望实现5轴体内图像稳定器(IBIS)的另一个功能具有高达6.5级的补偿水平。 X-T4是继X-H1之后的第二款具有IBIS功能的X系列无反光镜相机。 X-T4上的IBIS单元比X-H1更轻,以保持相机的小巧。 另请阅读: 富士胶片为内容创作者发布无镜X-T200 此外,与以前的型号一样,X-T4的设计还可以承受高达-10摄氏度的耐候性和防冻性。 摄影机 配备26.1百万像素X-Trans 4传感器和这款X-Processor 4图像处理器,将于2020年4月在印度尼西亚上市。仅机身的价格为2700万印尼盾,而F2.8- F2.8-的套件价格为3300万印尼盾。 48 LM OIS。[嵌入内容] 原始内容位于:https://tekno.kompas.com/ 作者:

APSI反对BM手机模块使用“白名单”机制

雅加达,KOMPAS.com-2月中旬左右,政府通过社区部对非法手机封锁进行了审判( BM),方法是检查国际移动设备识别码( IMEI)在您的手机上。 块测试 BM电话 在IMEI中,它使用两种机制,即 白名单 和 黑名单。相比之下,白名单自BM电话首次开始连接到移动网络(通常处于关闭状态)以来,就已经阻止了它们。 另请阅读: BM电话IMEI的黑名单机制和白名单块有哪些? 对于黑名单,BM电话最初与移动网络连接了一段时间(通常为打开状态),但在被识别后被阻止。这种白白主义和黑人主义的机制尚未在其技术实施中得到明确证明。 在这方面,印度尼西亚国际移动电话协会(APSI)国际关系协会主席Syaiful Hayat表示,他不愿意提出白名单。 “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SIBINA(国家IMEI数据库信息系统)是为黑名单方案设计的,因此其设计也被列入了黑名单。 APSI的另一个关注点是,如果实施此白名单方案,则在Kemenperin中注册的IMEI数据库还将包括尚未连接到移动运营商网络的电话的IMEI。 另请阅读: BM Mobile Block审判今天开始 Syaiful继续说:“由于我们的数据,我认为这也不太公平。”他补充说,他认为黑名单机制很好,因为黑名单机制已经在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等其他国家的实施中得到了检验。 他还希望政府与实施带有黑名单机制而非白名单机制的BM电话块的最初计划保持一致。 Syaiful总结说:“我们不支持此政策,因为它已从其原始设计中进行了更改。我们希望它能按计划运行。”[嵌入内容] 原始内容位于:https://tekno.kompas.com/ 作者:

外交部:中日韩都处在全力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2月26日电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首先向大家通报一组数字: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今天上午发布的统计数字,2月25日0—24时,中国境内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422例。截至2月25日24时,中国境内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9745例。 问:近期,日、韩国内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扩大。据了解,中国一些地区对从日、韩入境的人员采取了一些限制措施。有观点认为中方反应过度。韩国外长康京和也对此表达了关切。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当前中日韩三国都处在全力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中方对韩、日国内疫情感同身受,对韩国和日本人民表示诚挚慰问。疫情发生以来,韩、日两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给予中方大力支持和援助,我们对此深表感谢。中方愿投桃报李,在抗击本国疫情的同时,同包括韩、日在内的国际社会分享信息和经验,加强合作,共克时艰。我们也愿向韩日两国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相信,中日韩携手抗击疫情的努力必将转化为深化友谊与合作的巨大动力。 疫情没有国界。近期一些国家为加强疫情防控,针对人员出入境采取了一些必要措施,主要出发点大都是维护本国和外国公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维护地区和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只要这些措施是科学、专业和适度的,大家应该都能理解。中国防控疫情的重要经验之一是少出门、不聚集,最大限度减少交叉感染风险。中方愿同韩日双方一道开展联防联控,加强口岸防控措施,减少不必要的旅行。 问:我们注意到,今天上午,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同来华正式访问的塞尔维亚第一副总理兼外长达契奇举行了会谈。你能否介绍具体情况? 答:今天上午,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北京同达契奇副总理举行了会谈,并共同会见了记者。我们已经发布了详细的消息稿,欢迎大家查阅。 我在此可以作一个简单的介绍。会谈中,王毅国务委员向达契奇副总理介绍了当前中国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最新进展,表示中方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有把握早日战胜疫情。王毅国务委员表示,在中国人民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塞方专程访华,以实际行动体现塞尔维亚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体现中塞牢不可破的“铁杆之情”。 王毅国务委员把中塞关系形容成“四好”——好兄弟、好伙伴、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是指双方志同道合、患难与共,“好伙伴”是指双方共建“一带一路”,“好朋友”是指双方共同促进中欧合作,“好同志”是指双方携手打造中塞命运共同体,并同国际社会一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塞双方要相互信任,相互支持,不断拓展合作领域,着力深化合作内涵,共同推动两国关系迈上新的台阶。 达契奇副总理表示,塞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在高水平运行,双方政治上高度互信,两国人民有着铁杆友谊,塞尔维亚人民始终把中国人民当亲兄弟看待。塞方坚信在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全体中国人民的努力下,中方一定能够早日彻底战胜疫情。 问:中方是否考虑对韩国、日本、伊朗、意大利等新冠肺炎疫情扩大的国家实行旅行禁令、签证限制或其他限制措施? 答:昨天和今天我都回答过有关问题。我们正在研究采取科学、适当、有针对性的防控措施。 问:据报道,美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称,中国的有害措施旨在把穆斯林变成“良好平和的中国公民”。这是一场信仰战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美方有关人士不止一次信口雌黄,以宗教自由为名对中国造谣中伤,妄图破坏中国民族和睦,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中国政府依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国各族人民依法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新疆现有清真寺2.44万座,平均每530位穆斯林就拥有一座清真寺,而美国全国的清真寺数量还不到新疆的十分之一。根据盖洛普和皮尤中心民调数据显示,42%的美国民众对种族关系感到极度担忧,75%的穆斯林认为美国社会对穆斯林有严重歧视。 我想奉劝这位所谓负责“宗教自由”事务的大使,多一些对事实的了解,多一些对他人的尊重,停止利用宗教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问:据报道,《华尔街日报》日前再次向中方致信,称其认识到发表的辱华文章在中国触犯了众怒,对此感到不安。请予证实。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近日,《华尔街日报》通过不同渠道同中方沟通,承认发表辱华文章是错误的,表示会从中汲取教训。但该报迄今仍没有对中方要求作出正面回应。 问:据报道,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25日去世。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不幸病逝表示深切哀悼,向其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穆巴拉克先生生前为推动中埃关系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不会忘记。中方愿同埃方共同努力,推动中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取得更大发展。 问:2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中国政府“驱逐”《华尔街日报》记者暴露中方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应存在问题,并称如中方给予中外记者言论自由,中国和其他国家能更好应对挑战。你有何评论? 答:在中国人民全力抗击疫情的时候,蓬佩奥先生再次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我们对此十分反感并坚决反对。我要强调两点: 第一,蓬佩奥先生有关言论完全是是非不分。中国政府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始终坚持公开透明和高度负责的态度。《华尔街日报》发表辱华标题文章根本不是言论和新闻自由的问题。任何有良知、有底线的人都应该坚决反对和抵制这种种族主义错误言行。连《华尔街日报》都已经承认错误并在进行反思,蓬佩奥先生为何置国际公论和民意不顾,一再为该报撑腰打气,对中方妄加指责,让人不禁要问《华尔街日报》是不是美国国务院的代理人? 第二,蓬佩奥先生动辄把言论自由挂在嘴边,那是否可以解释,为何近期辱骂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记者?为何拒绝该记者随同其出访呢?难道这就是蓬佩奥先生所谓的“言论自由”?这是典型的话语霸权和双重标准。 我们敦促蓬佩奥先生摘下意识形态有色眼镜,摒弃冷战零和博弈思维,多做一些与其身份相符的事,停止损害中美互信与合作,停止挑拨中国党、政府同人民群众关系的企图。  问:据报道,24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访问世卫组织总部时称,中国人民为防控疫情作出了巨大牺牲,为全人类作出重大贡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高度赞赏古特雷斯秘书长的表态。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面对的共同挑战,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应对。中方为应对疫情采取的有力举措不仅在对本国人民负责,也在对全世界负责。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我们用中国速度为世界防疫争取宝贵时间,用中国力量筑牢控制疫情蔓延的防线,用中国实践为世界防疫树立了新的标杆。 截至目前,170多个国家领导人和40多个国际组织负责人向中方表示慰问,表达了对中国战胜疫情的信心和支持。面对公共卫生危机,各国应当团结合作,共克时艰。中方将毫不松懈地统筹做好下阶段疫情防控,积极加强国际和地区合作,与世界卫生组织保持良好沟通协调,同有关国家分享防控经验,向出现疫情扩散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携手应对疫情,践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问:你能否介绍目前在湖北的确诊病例或疑似病例中有多少外国人?是否还有外国人滞留武汉或湖北其他城市?他们都来自哪些国家? 答:经向有关部门了解,目前湖北省确诊新冠肺炎的外国公民共10人,其中治愈出院7人,死亡2人。中方高度重视在华外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将继续采取有效措施,做好他们的防疫和生活保障,并对在华感染新冠肺炎的外国公民一视同仁地进行救治。 问:第一个问题,你刚才提到《华尔街日报》已经承认发表辱华文章是错误的,这是否意味着中方将允许3名被吊销记者证的《华尔街日报》记者回到中国工作,包括当前滞留武汉的1名记者?第二个问题,中方现阶段对来华韩国人采取了什么限制措施?中方会在韩国病例人数达到多少的时候采取检疫隔离措施? 答:关于《华尔街日报》的问题,我已经多次阐明了中方立场。 关于你提的第二个问题,刚才我也回答了,我没有更多信息向你提供。 追问:既然你说《华尔街日报》已经承认了错误,那么该报3名记者是否可以回到中国工作?如果不可以,为什么? 答: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华尔街日报》通过不同渠道同中方沟通,承认发表辱华文章是错误的,表示会从中汲取教训,但是该报迄今没有对中方要求作出正面回应。中方的要求非常简单,他们应该正式作出道歉,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处理。 问:你刚刚说疫情出现之后,在湖北确诊的外国公民共有10人,其中7人治愈出院,2人死亡。是吗? 答:是的。 (责编:贾文婷、杨牧) Original content at: https://www.people.com.cn Authors: